Category Archives: Book Reviews

Book review: Beyond Suspicion? The Singapore Judiciary

Francis Seow’s meticulous and skilful narration of facts and events introduces the reader to the unique political climate in Singapore. Who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discussions and questions concerning the sale of several luxurious apartments to politicians and well-known individual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 Reviews | Leave a comment

Book Review by Wu Yi – Beyond the Blue Gate, Recollections of a Political Prisoner by Teo Soh Lung (Chinese Edition)

“张素兰的回忆录” — 伍 依 http://www.nandazhan.com/zh/wzhangsulan.htm 我几乎一口气读完厚达396页的张素兰回忆录《在蓝色栅门的后面——一个政治犯的回忆纪实》的中译本。译者林康,译笔臻于完美,应该是驾驭中文能力 强,吃透英文原著使然。张素兰的文笔极好,文学般的叙述,让我读懂了新加坡的法律。全书以法律贯穿,生动地描述了张素兰与新加坡司法缠斗的始末,诗文俱 佳,精彩绝伦,让人叫绝。读完全书,脑海里出现了白娘子与法海和尚各自使尽“法”宝无休止的缠斗,你来我往,最终落败下来,被法海和尚借“佛法”将白娘子 收在缽中,镇於雷峰塔下,拆散了许仙与白娘子的好姻缘,粉碎了张素兰及其伙伴“美化”新加坡司法的美梦。 张素兰,一个女律师,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律师公会理事;陈华彪的代表律师,协助他处理公民权事;曾经协助工人党竞选活动;芽笼天主教中 心义工,帮忙外来劳工学习英语,为外来劳工、菲律宾女佣、前吸毒者和前罪犯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在人民行动党开办的补习班教导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在租屋 楼下的空地上为学生补习;认识远在比利时工作的林发财;在办事处常和朋友聚会;在国会特选委员会审议法律专业(修正)法案时长时间被李光耀追问的证人之 一;阅读列宁、斯大林的著作和毛泽东诗词;新加坡女律师公会义务律师;有两年在女皇镇民众联络所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参与新加坡律师公会推行刑事案法律援助 计划的组织工作,针对1985年修改宪法关于公民权部分条规,授权政府褫夺连续10年或以上不在境内的新加坡人的公民权一事提呈立法评议意见;新加坡律师 公会立法委员会(民事)——(特别任务)小组组长,先后针对1986年保障与印刷品(修正)法案和1986年法律专业(修正)法案提呈立法评议意见。 1987年5月21日被内部安全局逮捕,罪名是“参与旨在颠覆新加坡现行社会与政治制度的马克思主义阴谋,使用共产主义统一战线策略,意图在此建立一个马 克思主义国家”,“危害了新加坡的国家安全”。1987年9月26日有条件获释。获释后与八名被扣者同伴联名发表声明,否认内安局的指控,1988年4月 18日再度被捕,1990年6月1日获释。 根据张素兰的回忆录叙述,她与她的伙伴就是一群具有正义感,富有爱心,关心弱势群体的公民,运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进行合法的活动,可 说是一等良民。任何体制的政权,应该都欢迎治下的人民都具有这些善良人的品质,“我只是一个不满政府某些政策和法律的普通公民。我没有参与任何推翻政府的 计划,更不必说暴力斗争了。我甚至谈不上是个异议分子,或参与相关活动的人。”(《张素兰回忆录》第339页)唯独行动党政权,却把一等良民的张素兰及其 伙伴视为洪水猛兽,把他们推向自己的对立面,何等愚蠢荒谬! 究其原因,是在萧添寿担任新加坡律师公会时,对行动党政权的一些法律修正提出评议意见,触动了行动党的敏感神经,直白的说,是触动了行动党老大 李光耀的敏感神经,促使他不顾同僚的反对,毅然采取所谓“光谱行动”,以莫须有的“马克思主义阴谋”逮捕了张素兰及其同伴,连同一度充当李光耀打手的萧添 寿也不能幸免。 强权政治,从希特勒到蒋介石,只信奉一个老大,绝对没有什么像梁山水泊的聚义厅排排座的平等,这是由老大的权力欲和极端意识的本性所天然限定 的。站在历史的大视角来看,迫害被认为持有异议的人,并不是任何私人恩怨能左右独裁者的主观判断。共产党和左翼党团都对行动党有恩,只因政见不同,就猛下 毒手;张素兰及其伙伴只因协助在野党,对行动党制定的法律提出评议,就不顾一切地加以迫害,独裁者决不可能认识到这是对历史的犯罪,对自己人品的贬低。 张素兰和其同伴大多是高级知识分子,有些是律师,懂得法律,就天真地要以法律作为保护盾牌来保护自己,替自己辩白。没完没了的官司,花尽了钱 财,关闭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请女皇律师,代表律师费尽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法律手段,也无法把张素兰及其伙伴从魔窟中解救出来。即使高等法庭宣判当庭释放, 一走出法庭就被重新逮捕,当政者可不管什么“藐视法庭”,否定自己制定的法律条文,尽失法律的尊严,也可以立马有针对性地在国会修正自己制定的法令,堵塞 人们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路径。最不守法的人,一副为了所谓国家安全,道貌岸然地照样高高在上,捧着自个的臭脚陶醉其中。强权制定的法律没有任何客观性,完 全是当今社会强者制定的法律,由强者的主观意志所决定,是彻头彻尾的真正人治。法律不讲道德,必然成为作恶的工具, 内部安全局就像希特勒的盖世太保,东条英机的宪兵部,蒋介石的军统和中统,具有无上的权力,只听从老大的意旨,什么法律、人道、人性在他们眼中 都是扯蛋!他们延续英殖民主义者的衣钵,都是千年的狐狸,跟他们玩什么聊斋?小娘子与老狐狸制定的游戏规则缠斗,只能如白娘子一样,被收在土钵里,压在雷 峰塔下,忍受长期单独监禁的煎熬,这是违背天道立法的必然结果。 如果一个政权为了生存,连子民爱父母爱子女的机会都被剥夺了,怎么可能指望这个政权去为人民服务?怎么可能指望他能用道德的标准来衡量别人的价 值?所以说:行动党政权是一种让统治集团人性扭曲的政权。他们的智慧很大,道德血液却欠缺,忽略了是否崇高。智慧再大,不崇高,所有智慧都是卑鄙的智慧, 那也是入不了佛门的。他们这样做无异于挥刀自宫。 张素兰及其伙伴是可敬的人,爱父母,爱兄弟姐妹,爱朋友,关怀弱势群体,子规啼血,比干剖心。小荷才露尖尖角呢,想为不完美的社会修修补补,乐 … Continue reading

Image | Posted on by | Leave a comment